「自殺最讓我不能接受的是,我要被遺忘了」

「真正想要死亡的人,在死前是根本不會強烈地感到要活著的,
因為對那樣的人們來說,呼吸都是種窒息。」


引起共鳴的兩句話



我想我是做好準備的
所以當江醫師問我「妳確定可以嗎」
我的答案非常肯定

回家的生活就和預定計畫差不多
吃藥,騎車,看書,上網
包括每次到了要吃帝拔顛的時候心情就會掉一下



可是我還是不時的想到傷害自己和死亡
好像這已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很多人說我很辛苦
不,我不知道哪個才辛苦
妳們不會懂
妳們只是在做妳們自以為對我有幫助的事
就像我在垂死之家時緊緊壓住老人拼命掙扎的身體一樣


也許部分的矛盾性格和惡性循環可以慢慢進步
但有些形而上的東西卻像掙不開的枷鎖越綑越緊


我很佩服自己騎單車的時後可以不分心不出車禍
我很佩服自己甚至還能讀教科書
我很佩服自己可以掩飾得很好
掩飾自己每晚睡前對於發作的恐懼
我佩服自己可以如此冷靜的準備和等待復學



語無倫次了
我最厭惡的就是缺乏知識和文字組織能力的自己



我很好
我不好
我很好
我不好
我很好
我不好
我很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eps 的頭像
steps

steps's

ste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