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其實在我們眼中,你已經很堅強了
因為至少你在當下有試著用你想到的方法去拉住自己
雖然我們都反對,但其實廣義來說,割手也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法」

醫生的這段話讓原本已經擦乾眼淚的我又哭了出來



我並不想這樣
一直想寫網誌
一直想看電視看電影
一直想掛在網路上
一直想轉移注意力

一直壓抑情緒忍住眼淚
一直告訴自己其實我很好
一直回想住院時的事情
想著住院得到的不只是安全感
有時也有恐懼和孤獨
我並不想這樣


手又開始顫抖
我想拿面鏡子過來
看看不能拿筆寫字現在連敲鍵盤都不行的自己是什麼鬼樣子



我不想去理解所謂的堅強到底是什麼
我只覺得自己好像被剝奪了不快樂的權利

我只覺得我的身體又開始不安
覺得當時的痛苦如果再重演一次
我可能就會步向死亡


我只覺得自己的文字越來越毫無章法
我並不想這樣
這讓我厭惡自己的無能
厭惡書櫃裡那疊語文競賽的獎狀


還有我今天一直哭不出來一直瘋狂的想寫網誌
我並不想這樣
這讓我減少了許多作其他事的時間包括睡眠



美工刀靜靜躺在我的鉛筆盒裡

請問,我可以保護自己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eps 的頭像
steps

steps's

ste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