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會談室的地上躺了很久,似乎一度失去意識
醒來時只覺得好冷
不知道自己是睡著了,還是昏倒了
還是發生什麼事


我說爸媽不會要我了
然後在江醫師問我為什麼時
大吼說不想講


廖醫師之前問我是不是拉子
今天又問我是不是FTM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而且我想逃避這個問題


無助的感覺讓我看不到陽光
原本可以說話的人一瞬間都變得不能說話了
因為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真的接受
正如同我原本也自以為我能接受一樣




廖醫師說家人是不會接受的
尤其是我的家人,這點恐怕要認命。

聽完心都碎了

在我已經看不到希望的時候
最有可能給我希望的人卻告訴我:
"沒錯,你真的沒希望了"





還有誰能拉住我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eps 的頭像
steps

steps's

ste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瓦米
  • 我會一直陪著妳的

    ^ ^
  • 0_Q

    steps 於 2011/10/11 17:28 回覆

  • 姊姊
  • 家人的接受真的那麼重要嗎?你會要求一個其實自己也病的很重的人去無條件接受你嗎?
    自己是否能接受,才是唯一你需要努力的議題。
  • 講是這樣講,但好難做到。

    steps 於 2011/10/13 00:39 回覆

  • 姊姊
  • 那麼,我們就先練習不要那麼在乎重病者的接受度。學會敷衍,鴨霸,威脅......
    當初我用過一招:你不要來台北,不然我就出門,你來了也沒用。你不來台北的話,你放心,我會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