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教你就好了」

當時在護理站,廖醫師這樣回答我(或是敷衍我)

我握著拳頭,無話可說
心裡知道自己又失去了一些東西



筆記本是誠品的環島系列
封面是一輛掛著馬鞍袋、上管袋、車前袋和安全帽的單車

突然間回憶湧上來
整個人像被重重打了一拳,癱在地上


想拿執照,住了院拿不到
想學單車,被關在家不准出門
社團聯展前一天被帶走
不能參加的文學營
不可以去跑步打球運動
不准看的書

「你只能念台大法律」


從小到大都一樣
所有懷抱希望勾勒好的藍圖都會在一瞬間被撕毀


那不是為我好
那是藉由剝奪我的自由與快樂
來滿足你們永遠無法滿足的控制慾與安全感




也還記得那一張紙

有兩個我喜歡我信任的醫生
柔軟的強迫我簽上名字,假裝接受我根本不願接受的事情



無處可去,無家可歸

怎麼能要求一個人活下去
卻同時又不給他呼吸的空間呢



你們所有人聯手封住所有的出路

我沒有自殺

我是被殺死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eps 的頭像
steps

steps's

ste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yveto
  • (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