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18 Mon 2013 02:18
  • cloud




又把自己關起來了
上一次這樣做是好幾年前了吧


不確定會不會又開始寫網誌
這篇純粹是突然想寫而已




把臉書帳號停掉了,也刪了Line
以往都會偷偷的期待
是否會有人注意到我消失了
是否會有人把我找出來
這次這種想法似乎淡了許多


也許是已經長大到了解世界的殘忍了吧
任何會拉你一把的人
都只是因為剛好路過而舉手之勞而已
並不是他們多想幫助你
或是你有多值得幫助


有點像大賣場中
放在手扶梯旁邊的促銷商品
剛好伸手可及就摸一下
沒拿穩沒拿到就算了
絕不回頭多瞧一眼


像我這種一直爬不出谷底的人
也只能引來這種轉瞬即逝的微薄同情心





發生了什麼事呢


就是考試壓力吧
好久沒去上課了
在此之前已經好幾次都差點在教室裡掉眼淚
想著在家休息一下
按自己的步調讀多少算多少
結果就是整天躺了又睡睡了又躺
然後進度越積越多
越來越厭惡自己


也找不回高三時那種不顧一切向前的感覺
即使我努力回憶著當年那些曾鼓勵過我的話



沒練拳也沒騎車了
當初做這些事時都好開心的
我以為自己找到了興趣
可以在累的時候有放鬆的管道
卻沒料到自己會累到無法放鬆



R901不見了
過度心存僥倖的後果
那是我一直想要的彎把車
也是帶我進單車社的車



又在保羅撿了一隻受傷的小銀狐
那是周六晚上
很幸運古亭的張醫師有診
醫師還好心的只收掛號費沒收藥費
但我仍沒能挽回他
生命為何要如此脆弱呢



R突然不理我了
原本只是感覺變冷淡
到後來丟訊息都裝做沒看到
完完全全想不出任何原因


對R只能算有點動心而已
並沒有到非常喜歡
但我不確定自己為何如此難過


是因為自己當初的害怕成真了嗎
還是這又更加證明我是一個不好的人


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壬屏說的
我必須在與人的互動中
建立一些好的經驗


上次想起這番話
是在感受到與醫生的關係變穩定的時候
這次又想起
好像又多明白了些什麼
一些說不出來的感觸與鬱悶



陪和叡都誠實的說打扮影響我很大
這次爸來台北也不停的說要穿這個穿那個
我知道我明白我也想要我也希望
但我就是不自在不舒服
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我不喜歡
就像當年我也常問自己為什麼不能喜歡物理化學數學生物
為什麼我不能喜歡念醫學系
為什麼我無法喜歡一些大家都喜歡的東西
這些東西明明就理所當然應該要喜歡


我曾經想過的自殺方式就是把頭割下來
彷彿這樣就能重新開機重新設定一樣
完美打造出一顆適合生存在這個環境的大腦




我好像不是第一次在治療時不說話
但卻是第一次難過到說不出話
心理上而非生理上的難過


對醫生的問題只是一直搖頭
沒有要隱瞞什麼
我是真心認為沒有發生什麼事
可能只是因為過去累積的終於爆發了
也可能是因為我已經對任何事都毫無知覺了




今天晚上Z來陪我
她很好
把假期最後可以休息的時間留給我


但她無法理解
什麼叫不能念書,什麼叫不能上課
什麼叫早上起不來,什麼叫無法去運動
缺課理所當然就要去補


我想我能理解她的無法理解



噢,她說她要去日本交換了
我笑一笑沒說什麼


已經習慣了
全世界的人都出國了
交換或念研究所或自助旅行
沒出國的也在念書工作努力生活努力養活自己



只有我永遠都留在原地
留在自己的小房間
留在自己的影子裡
越來越脆弱渺小
被情緒淹沒,被光陰吞噬,被世界遺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eps 的頭像
steps

steps's

ste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610
  • meow (hug for future)
  • @@ 怎麼突然來了(泡茶)

    steps 於 2013/07/03 11: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