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了路優
還有好久不見的子瑜和柔閔


沒想到她們兩個就這麼突然的出現在公館
讓我毫不猶豫的丟下打到一半的報告出門


見面第一句話就問我最近好不好
讓我很心虛



在麥當勞裡聊了很久
聽到很多人的近況

只是一被問到我最近怎麼了
我總是無言以對



好像看出我有心事
三個人不時聊到一半就把話題拉回我身上






-------------------------------------



其實離開台南後心情就莫名其妙的穩定下來了


雖然偶爾還是會感到右手在隱隱作痛
捨不得放我走出高三





明天就要交的報告還在難產中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悠閒什麼


心理很清楚的知道現在的平靜是虛偽不真實的



開始發現身在台北的我並非沒有壓力
只是暫時避開壓力





看著十九歲生日那天寫的網誌

反問自己
怎麼才過不到一年就有這麼大的進展
這麼大的變化
還有這麼大的打擊




該是說放棄的時候了嗎


反正時間久了也就習慣了





如果你們真的覺得有我這種孩子這麼糟糕的話

那我就算了吧



我也不想一直哭一直抱怨一直爭吵
好像把自己塑造成一個無辜的受害者


可是為什麼每次都變成這樣





-------------------------------------




“野葛跟我坐在一起的時候好像剛好是人生最低潮的時候”

柔閔提到

我只回了一句 “並不是”
然後對她疑惑的眼神視而不見



子瑜說我還是沒變
害羞的時候就會那樣

我想回答
真希望我沒變的地方不只有這一點






也許很多時候並不是不想談
而是只能對某些人談




妳們為什麼都要陪在我身邊

妳們應該不要理我罵我活該
只要讓我完全的孤獨完全的不被支持
也許我就可以毅然決然的放棄一切










可惡最近寫日記都寫到哭



看到學長姊在修行政法和行政救濟就有種噁心的感覺
可是現在又開始想放棄了





-------------------------------------






你說我從高中就這樣
你說我逃避困難害怕挑戰不面對現實
你說我沒有抗壓性
你說我讓你很丟臉




一切都回到從前了是嗎

你說過我是白痴
你說過我是垃圾
你說過我沒救了
你說過你從成績就可以斷定我這一生已經沒有希望





你們以為我永遠不記得人家對我的好


我當然記得

就是記得才會這麼難過

你們懂嗎











前幾天剛看到的

“人性本來就會記得壞的,這是本能
因為這個本能可以讓你避免死亡”














我就是太相信你們

所以當我發現你們並沒有對等的信任我

甚至根本完全不聽我說話的時候

才會傷得這麼深
















樂觀開朗也會有用完的時候嗎


我開始發現自己已經笑不出來了













憂鬱症的人都該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eps 的頭像
steps

steps's

ste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