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19 Tue 2006 23:47
  • L



今天

在昇香園吃東西



選了一個靠近電視的位置
方便看新聞



右前方坐著一個老先生
灰白長髮隨意的束著
瀏海有點亂
但是鬍子刮得很乾淨
給人很有精神的感覺

帶著一個黑色側背書包
書包上大概有三四個洞吧
很破舊

很明顯他剛享用完他的自助餐
空碗盤還放在桌上
雙眼盯著電視




我坐了下來
也開始吃我的東西

就這樣平靜的過了約三分鐘






他的手突然敲了桌面幾下
我抬起頭
發現他正看著我



“妳是什麼系的”
“法律”

“大一嗎”
“是”

“妳們法律系是最高分的嗎”

我停頓了一下
他又問

“妳們跟國貿系是同一個類組吧”
“是的”

“我記得很久以前國貿系是最高分的
所以現在是法律系排第一囉?”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由國貿系三個字可以推測
他可能很久沒有接觸過管院
或者是升學方面的訊息

所以正思索著該怎麼向他解釋
因為指考的採計科目和加權問題
所以兩者很難比較誰是第一





他沒有等我回答
又轉過頭去看電視

我也低頭繼續吃東西
心裡想著上課快遲到了


“為什麼來念法律”

我呆住了
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腦中閃過幾個月前填志願時
猶豫不決的畫面


過了兩秒鐘後才有點心虛的說
“興趣”


“妳說什麼”
“因為有興趣”
我提高音量
並且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有信心一點


他笑了一下
又轉頭去看新聞

我加快吃麵的速度
心裡想著
這下百分之百要遲到了




進廣告
他的視線又移到我身上來


“台灣的法律公正嗎”
他帶著奇怪的微笑問我
說話時還特地強調”公正”兩個字
我從他的眼神感受到些許的嘲弄意味

“我認為要看法官和律師
法官和律師才有能力維持法律保障人民的功用”

“可是律師是不自由的
只要當事人找上他
不管好人壞人他都得保護”


“律師可以拒絕接受這個案子”

他不知道有沒有聽到我這句話
自顧自的說下去

“我在美國時看到的例子
感覺我方律師根本和對方律師根本就事先串通過”


“所以我們不只需要律師
還需要公正的法官”
我不服輸的個性又出來了
很迅速的接話





他又沒回答
只是轉頭

廣告結束
另一節的新聞又開始
在播某藝人吸食大麻的事件


“台灣的政客比藝人還不如
藝人犯錯至少還懂得道歉流淚
可是政客……”


我只微笑了一下
不過至此已經開始對這個人產生興趣
開始在準時上課還有和他多聊一點之間抉擇







“妳跟別人相處時怎樣
外向還是內向”


我又猶豫了一下
不知道該怎麼為自己古怪的性格作界定

“外向吧”




他又微笑的點了點頭
趁這段時間我吃掉最後一口蔬菜




“妳文字怎麼樣”
“普通”

“有在寫日記嗎”
“有”

“常寫嗎”
“是”



“妳在台大可以多認識一些人
多把妳和別人互動的過程寫下來
四年後畢業時會發現自己很有進步
甚至妳寫的東西可能都可以出一本書”

我微笑的點頭
像個在聆聽長輩教導的乖孩子
心裡則想著
今天回去我就先把你寫下來




這時他起身收盤子
收完後看到地上有個塑膠袋
還撿起來帶走

回到我面前
他沒有再多說話
拿起那個破舊的黑色書包
默默離開



我也迅速的收好東西離開


因為老師花了前五分鐘講閒話
所以我進教室時剛好趕上正課








==============================================







一個很奇妙的經歷



從頭到尾我一直在懷疑他是不是哪個系的教授之類的
可是他說的某些話又讓我不敢就此斷定


其實我們聊了很多
只是有一大半我都忘了 = =

(還談到台灣和美國未來法律界的發展之類的)





不管他是真的深藏不露
或者只是一個到處亂搭訕人的怪叔叔





至少點到了一些我應該去思考的問題
還說了一些可能對我有幫助的話













特別的一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eps 的頭像
steps

steps's

ste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淵~
  • 嗯...真的很特別...我也想遇到他耶...
  • steps
  • 如果是有意要遇到<br />
    就不特別了 = =+
  • maifirst
  • 嗯...有趣的人...<br />
    我只能這樣說...XDD